首 页 历史 网赚 汽车 搞笑 育儿 美文 站长 游戏
网站首页 >> 游戏 >>当前页


这部分采访,我们将着眼点放在了两位社长个人在日本的生活上。A.one每季看新番的数量让我大吃一惊。此外还能看到shin对水濑祈大加赞赏,与第二部分采访中「还有就是他们游戏部长莫名把我认定为水濑祈的粉丝。」平淡回答形成了活生生的「真香!」场面。今天是系列采访的最后一篇,如果你没有看之前的内容,这边【第一弹】【第二弹】【第三弹】

——第四部分:关于两位社长个人的生活——

上接第三部分采访

wildgun:那么,接下来几个问题比较轻松,是关于你们两人个人生活的问题。

shin:我觉得个人的问题反而是最不轻松的。我觉得我的人生很沉重啊活得非常沉重(苦笑)。

wildgun:两位在日本都生活多少年了?现在对日本以及对东京这座城市,有没有什么明确的想法?

shin:两年半吧。公司成立两年半,我过来生活也就是两年半时间。之前在日本东京待了大概不到三周,来过几次。真正说在这边生活,也就这两年半时间。对东京的感觉,挺好的!我蛮喜欢东京的。基本上一直处于很穷的状态,因为有钱的话都丢到公司去了。所以有些时候出去办完事之后就不坐电车,直接走回来,横穿东京市。这样的事做过不少次了。大概2、30公里吧。

wildgun:走?就沿着类似中央线的电车轨道走过来?(wildgun按:在这里,中央线是指东西向横穿东京市的一条电车轨道)

shin:我还没坐过中央线。我最远的是从池袋走过来。

wildgun:也就是从东京市的左上角走到右下角?(wildgun按:池袋位于东京的西北区域,GloriaWorks所在的五反田则位于东南区域。)那么A.one呢?应该生活了挺久了吧?

A.one:我第一年是在仙台,那是2009年3月左右。2010年左右来东京。

wildgun:那么,311东日本大地震的时候,你正好来到东京,然后那边(包括仙台在内的东日本地区)发生了地震,是吧?

A.one:对的,正好在这里(东京)。那边(仙台)租的房子两万,是在一座山顶上,一间很破很破的房子。

wildgun:在当时在那边是学习还是……?

A.one:在读东北大学,算是研究生吧。冬天开着空调,风还是嗖嗖地往屋子里吹。空调开着房间一点都不暖。

wildgun:仙台?我感觉还好啊,挺发达的,是都会啊。

A.one:我租的房子在山上。

shin:仙台不是挺破嘛,根本和都会没有关系嘛!

A.one:仙台,shin应该去过吧?

shin:我没去过。但是我看了你发的那些照片,超破啊。

A.one:市中心那边还是蛮多人的,大概出个2、3条街就没什么人了。车展前面那条街通到底就是那座山,就是我们那所学校东北大学校区所在地。每天出学校是下山,回家又是上山。自行车是骑不上去的,坡太斜了。开车都是和开飞机似的。

wildgun:那么,你对东京的想法呢?

A.one:然后,过了一年来东京,和朋友一起住。东京我去的地方不多,可能还没有shin多。他两年去的地方比我多得多了。

shin:是这样的,我有些创作工作就是要在咖啡店完成的。在这个地方(办公室)基本上都是在做事务性的工作,整个人的状态不一样。所以就会在东京四处走一走,找个咖啡店坐下来写东西。我刚才说话没说完,你刚才问我对东京印象怎么样。我说我经常走过来。为什么要走?因为可以看见东京的很多地方不同的街景,不同的建筑、不同的装饰啊。咖啡店其实有很多,有各种各样的咖啡店(的装饰设计)。我觉得东京整个城市它很有美感,走着走着就觉得很舒服。这个感觉我很喜欢。

wildgun:对东京评价那么高啊?

shin:我觉得这是很普通的。

A.one:因为本身整个发展程度比较高,包括建筑设计、城市的建造水平都是比较高的。

shin:另外一方面,我觉得它的房价相对来说比(中国)国内便宜多了。相对居民的收入来说,比国内房价相对于收入的比例来看,要便宜多了。

A.one:像我朋友做派遣工作的,也能够买房。

wildgun:看来你们对日本、对东京的生活,还是挺积极的挺好的。我自己旅游的经验来说,到那些很偏的地方,到了中午11点,那些一排排的商店街店家门都关着,我就想:这地方要完了。

A.one:(笑)基本上都是这样。

wildgun:像仙台那边也是这样的情况吧?

shin:你要看日本商业发达的地方,你只能看东京。大阪我觉得都一般。

A.one:京都就是一个闹鬼的地方(笑)。

wildgun:你不要黑京都啊!

shin:京都基本上就是中间那块横竖交叉道路的地区人还算多,再走远一些,过了鸭川就不行了。

A.one:旅游景点人很多,路上没什么人的感觉。

shin:大阪那边人也不多。

wildgun:心斋桥那边人应该不少吧?

shin:所有的城市,看中心街区,都还可以。但要往外走就……

wildgun:那你东京,走出23区以外呢?

shin:东京23区那么大呢!你这么个说法没什么意义啦。东京几大商业区,它做得都很大,辐射范围都很广。平均来说人都不少,就把整个城市撑起来了。

wildgun:那么,两位来日本以后的ACGN生活怎么样?例如说有没有兴趣定期去秋叶原参加一些活动,或者去中野淘一些中古货?

shin:有啊!有啊!去秋叶原开会啊!

wildgun:除了开会还去干点什么吗?

shin:打死也不去。

A.one:但是你演唱会还是去的嘛。

shin:好像都不是在秋叶原的吧?ACGN我基本都不参加。首先我感觉,就算自己宅过,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基本上都不看动画了。自从我自己学声乐以来,基本上也不听动画歌曲了。其他方面,还有什么能说是宅的吗?

A.one:Event(声优活动)。

shin:Event去过两次以后也不去了。

A.one:不止吧?

shin:它其实是mini live。

A.one:那也是Event啊。还有,比如东山演唱会啊?

shin:那是陪朋友去的。

A.one:水濑祈呢?

shin:水濑祈那是真的唱得好。唱得好的,我真愿意去听。但如果是一个平均水平的声优歌手,我完全不愿意去听。她是真得唱得好,我是把她作为歌手来看待去听的。如果只是卖卖萌、唱唱动画歌曲,我就没什么兴趣了,一般也不会去听。有很多声优并不是很注重演唱的部分,更多的是凭借本身的声带机能去演唱,而她是认真练习过演唱基本功和技巧的,一首歌里可听的内容就多了很多。

wildgun:女仆咖啡店也没去过?

shin:之前去过,被朋友带过去的。好像这辈子再也没去过第二次了。我觉得比较无聊,自己不太适应那样的氛围吧。我喜欢身处于随性的氛围里,而女仆咖啡厅里的相处规则太多,个人又对这种粉红色气氛很不适应,还是觉得敬而远之更适合我。

A.one:我也只去过一次。

wildgun:那么A.one呢?ACGN的生活,你应该挺丰富的吧?

A.one:我也是上班所以没有时间出去。像我身上这件衣服,就是《苍蓝钢铁的琶音》的,基本上都是网上买的。偶尔路过秋叶原,比如说开完会什么的,可能会去看看。其实挺想跑一些EVENT的。我双休日也一般是在自己家里干活,基本上年中无休。

shin:刚才你说ACGN生活。其实我除了工作之外,基本没有生活。周末基本上也都在这里(办公室)。一周七天大概有六天到六天半在这里。不在这里的话,就是在咖啡馆做创作。

wildgun:其实你创作时间并不多咯?

shin:不多,并不多。

wildgun:主要还是事务性的工作?

shin:这个事情是我现在最痛苦的事情。我非常不喜欢做事务性的工作。

wildgun:就是说,你作为一个「说书人」(wildgun按:某次网上采访shin给自己的定位)……

shin:非常痛苦。

A.one:以前比较闲的时候,去秋叶原到处逛,秋叶原还逛得挺熟。ACGN相关的还有池袋的Animate吧。

wildgun:那个是「乙女大道」啊?

A.one:以前和几个朋友……

wildgun(惊讶):A.one和几个朋友去逛乙女大道(腐女大道)?!(wildgun按:指东京池袋周边一条集合了一些女性向作品甚至是腐女向作品周边店的大道,通常被认为与男性向的秋叶原相对。)

A.one:是女性朋友,包括以前的妹子。她们每次去都是去池袋那边,我就跟着去了。

shin:比起ACGN生活,我更想过的是健身的生活。但是我现在连健身都没时间了。基本上每天半夜工作到过0点,甚至2、3点。然后睡一觉过来接着干活。我以前不是那么忙的时候,到去年身体最好的时候,减到70公斤吧,六块腹肌很清晰。那个时候就比较稳定地,要么去健身房要么在自己家里练,练2个小时左右。

wildgun:每天能练2个小时?

shin:每天。现在则完全不行。现在一周能去一次健身房就算是非常幸运的了。

wildgun:你觉得到今年年底,手头合作的三部作品都了解之后,你觉得自己接下来的生活状态,将会……?

shin:还是这样。

wildgun:还是会有很多事务性的工作?

shin:Fan Disk的中文化嘛。(指了指桌上的《ISLAND》)还有这些设定集的中文化嘛。这个是(预计)1月发货,要在1月之前做出来。

A.one:我觉得时间已经很紧了。

shin:对,已经很紧了。你想把,就校对工作来说(工作量上)相对于翻译半次。这两项加起来,接下来三个月内可能要有7、80万字的东西(要校对处理),相当于翻译了3、40万字的工作量吧。

(wildgun按:接下来零零散散地说了一下某作Fan Disk的目前情况,从略。)

wildgun:看来哪怕完全投入新作以后,还是会有很多事务性工作。ACGN生活可能还是没法好好享受的吧?

shin:我根本就不期待ACGN生活,我期待的是健身生活。

wildgun:A.one你呢?

A.one:(之后希望能)看看动画、听听广播吧。

shin:其实这一季有几部动画我都想看,但是没时间。比如《东篱剑游记》 ,我点开看了三分钟之后,饭正好吃完了,于是就继续开始工作了。

wildgun:好吧,那么下一个问题,关于两位制作MO8前后的心态变化?

shin:见过水树,满足!

A.one:接触了不少人,包括事务所经纪人、声优等等,交换了名片。

wildgun:那么,对游戏制作行业,是更为热爱了咯?

A.one:算是有点盼头吧,因为之后我们自己的作品也会去录音。

wildgun:至少没有反感,反而是觉得有盼头了,因为接触了很多公司,是吧?

shin:这个只是我们为自己的作品的制作打下了基础。我觉得心态上是没什么变化的,反正想做的就是那些事情。就算参与了这次(MO8)的制作,之后我想做事还是那些,没有变化。

wildgun:OK,那么最后还有两个问题,是分别关于你们个人的。先是问shin的,我想知道你作为「说书人」的另一面,也就是在读书、或者说吸收其他作品并产生灵感的问题上,是来自于哪里的?刚才你也提到,你现在没什么时间看动画。那么会不会倾向于与ACGN无关的传统文学的比如世界名著之类的?想了解一下您创作的素材在生活中是怎样积累的?

shin:很多事情是我自己的亲身体验。比如说我写恋爱故事而亲自去谈恋爱。

wildgun:你是为了写故事而去谈恋爱?

shin:不能这么说,但是你经历过的事情,比如谈的恋爱,哪怕最后没有开花结果,但这件事本身是有它自身的价值的。所以我也不会抱怨(最终失败的恋爱)好冤啊什么的,我觉得挺好,会把它作为一种纪念,作为我创作的素材。这个这方面(恋爱方面)的事情。再包括我去学声乐,然后再来写这些(声乐相关的作品),是不是就会让大家能够觉得很真实。很多事情就是我亲身经历过的。

wildgun:并不是去看某些作品?会去有意识地看一些作品吗?

shin:这是另外一方面了。并不是「有意识」,我不是为了创作而去看,但我会看很多很多书,我家里有很多很多书。

wildgun:在这里?(日本的家)

shin:不是这里,在这里根本没时间看书。

wildgun:那是在(中国)国内?在报社工作的时候?

shin:那段时间离职之后,当时是在找投资,当时还没有全资(组建公司)的觉悟。虽然谈了一些,但也不是很满意。有的要求让步内容太大,(就觉得没法谈了)。这段时间人其实还是蛮忙的,但忙的期间一周还是会有一天出门。当时是在武汉,有一条我经常去的商业街,会去逛半天,零零散散看一些有没有什么新的服装之类的,其实也是一种对心境的调节。每周一定会看一场电影,然后差不多半天就过去了。剩下半天就在咖啡店看书。会翻一些近期出版新书的信息,有时候就直接在商店街的一家蛮大的书店看看最近热销书籍里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书,我就拿一本来看。我现在印象比较深的是有关咖啡的书,还有一个印象比较深的,因为关系到我接下来另一个企划,所以现在不能说。

wildgun:你看了书以后,会去整理信息吗?就像日本那些整理读书笔记的手帐的?说实话,我也看很多书,但一般看过就忘了。

shin:我没有那么严谨。对的,都是这样的。 但有些时候如果忽然有自己想写的东西的时候,就会去重新回头看,就会围绕这个内容去查一些资料、搜集相关视频文字等。我自己接下来另一个企划,其实也已经立项了。看什么时候有余力,就把那个企划做起来。

wildgun:是又一个新的企划?

shin:对。那个企划我整理了很多很多东西,也联系到了这方面的大学研究员。等资金齐备了,就立项开始做。

wildgun:是科幻类的吗?

shin:不能说,现在什么都不能说。总之,那段时间就累了不少东西。

wildgun:像这种积累资料的过程,是属于你平时在办公室里事务性的工作吗?

shin:这些(积累资料)基本上都是在国内的时候。而在这边……

wildgun:基本都是商业事务上的联系了?

shin:对。所以说实话,我现在不太喜欢现在的人生状态,非常糟糕。等赚到钱,有一定资金可以雇人的话,就雇一个专门做事务工作的人,这是很有必要的。把我从这方面(事务性的工作中)解放出来。我觉得我的价值还是在创作性的工作上。

wildgun:好的。那么,然后是关于A.one的高效!在之前网上的采访中,提到A.One的生活「维持高输入和高输出的状态」。在GloriaWorks官方微博的一条日常宣传中,也将A.One形容为「以高超手腕一边与其他公司进行交涉,一边完成了所有原画,一边欣赏着7月新番的副社长A.one 」。想知道A.One保持这样高效的秘诀是什么?是否用一些诸如笔记或效率APP的工具在管理自己的生活?

A.one:他们基本上都是瞎说的。

wildgun:瞎说的?那比如说最近两季,你看了多少动画?

A.one:差不多现在一季60部左右吧。

wildgun:60?!

A.one:60部左右吧。你看我的Bangumi主页可以看到,在看多少动画。Bangumi是一个记录看片进度的网站。

wildgun:这我知道,我刚才没反应过来的是,是60部动画,不是60集动画?

A.one:60部,前面(一季收看)多的还有100部动画。

wildgun:你是上班时间看的吗?!

A.one:60部,你想。每天看10部的话,也就是3个小时吧。我就是每天在办公室,一边画画一边也可以看……这个最好还是不要说吧。其实现在泡面番很多,所以其实没有那么多时间。泡面番三分钟一集,十集动画加起来才相当于传统动画一集的时间,所以其实并没有花费那么多时间。基本上出的新番我都会去看。

wildgun:你是真的感兴趣还是……?

A.one:这是十年前就有的习惯,最早追的是《灼眼的夏娜》,当时一季可能才看个三、五部作品。其他动画,有时候会有完结了再补看的情况。但是补看又觉得巨麻烦,还不如就直接追着看了。那个时候一季也就看二三十部吧。这样平均一天三部动画,一个多小时就看完了。打游戏啊,玩「山口山」(《魔兽世界》)啊,一个小时哪够啊?学生时代,有些人会整天话8个小时乃至10个小时玩游戏,所以相比之下,我觉得看动画反而不需要太多时间。有些比如子供向(儿童向)的动画作品,一边做其他事情一边也可以看。比起看这些内容,我更在意观众的反应,我看弹幕、我看向日葵。我看观众反应,观察什么东西大家能够接受、大家觉得有趣。去研究它,并考虑到在自己创作时怎么才能把东西做好。什么样的东西现在在流行、现在大家喜欢什么样的东西。从弹幕中还能了解到日本ACGN Fan圈子里,大家有哪些看法、有哪些习惯、甚至说有哪些变态的文化。这些都是在作品本身中是接触不到的,通过弹幕也可以了解到日本的各个方面。当然,也不仅限于动画,不管表现形式如何,只要有趣的作品我都愿意去接触。

wildgun:例如,漫画也在看?

A.one:漫画……基本上不看。比如我买《名侦探柯南》单行本,现在都堆着没有时间看。动画是每周只出一话,想看下一话也没了,就只能等到下一周。而漫画,如果要买一本要看完需要很长时间。如果只看文字的话,我阅读算是比较慢的。有时候只看文字也会看不进去,会想睡觉。

wildgun:那么看来,小说方面你可能不太看,包括轻小说?

A.one:嗯,基本不看。

wildgun:那么,帮别人的轻小说画插画,你画过吗?

A.one:这个也没有。如果要画的画,就要自己去出版社找编辑。他觉得你水平OK,就给你安排工作。像我朋友里有这样的情况,他还在学校的时候比较闲,他可以去找编辑,当然他自己水平也够。我基本上没有这样一个时期。在学校的时候,都在做《虹色旋律》什么的,基本上都有事情。当时有三个社团,包括《虹色旋律》这边,有三个社团同时在做游戏。

wildgun:这是在中国的时候?

A.one:没有,我工作量比较大的时候,是我在仙台的那一年。立绘基本上都是那一年画好的。那个时候国内有两个社团,后来又进了日本这个社团。反正好几个社团一起搞,社团有要出本的我就给他们画两张。

wildgun:你现在在这边有几个社团?

A.one:现在基本上就一个了……早几年国内刚开始有同人展的时期,我参加过一个杭州本地社团,最早是在杭州官方漫展上找到他们,并有一些交流,但是因为年级有些差距,平时生活中很难和他们聚,就基本只和团长联络,后来团长似乎和其他成员不合一度要解散,那之后我也渐渐没和他们联系了。后来因为兴趣画一些机娘(高达拟人化)认识了紫夏,应邀加入了使徒子和紫夏的社团msl,就是机动战⼠联盟。后来画「坛娘计划」啊什么的。因为社团⾥只有我在⽇本,所以Comikit都是我跑展去卖。后来又加⼊了⽇本这个社团,差不多就是这样。然后MSL也因为国内同人市场破坏的问题渐渐停止活动。目前在活动的基本只有日本这个社团。双休日或者平日睡前有时间画一下游戏立绘吧。

wildgun:刚才shin说他每周真正用于创作的时间只有一天甚至于半天,那么A.one你这边事务性的工作和创作性的工作所占比例是怎样的情况呢?

A.one:基本上一半一半吧。事务性的基本上我就和日本公司去交涉啊、发邮件、Line联系,我们这里需要的图都是我画的。比如MO8也要帮忙,DLC之前原画也是我画的。

wildgun:就柚莉躺在床上的那张吧?

A.one:其实DLC五张CG原画全是我画的,当然相泽老师也有进行修改。DLC其实就是给柚莉线做一个了结。因为整个游戏本篇玩下来,大家都说没有给柚莉一个交代。

wildgun(大声):没有给志摩寿奈樱一个交代啊!

A.one:(笑)寿奈樱有她的路线结局嘛。

wildgun:那么,你有没有工具、APP用来管理生活提高效率的呢?

A.one:基本上没有。以前没有发现Bangumi的时候,我就自己搞一个笔记本,看完了一集动画后改一个数字。

wildgun:那你很厉害啊,凭着兴趣每季能看60部动画。天呐。

A.one:还好还好,泡面很多。和玩游戏相比,其实没有花多少时间,平均一天三个小时左右吧。因为养成习惯了嘛。动画方面听听歌啊,了解一下制作人员啊、了解一下声优啊。声优方面基本上我听声音能听出是谁的,大概有个一百来号人吧。

wildgun:挺厉害。那么今天时间差不多了,感谢GloriaWorks的两位社长接受采访。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结束,谢谢两位。

后记:采访结束后,以及整理完文字稿后,让我印象最深的在于尽管两位都很忙碌,甚至有些疲惫,但对日本对东京都有比较积极的评价。相比于网上对于日本「只适合旅游,不适合生活」的观点,他们两人的生活给了我们一个与之相反的答案。

尽管shin采访那天一脸疲倦,在办公桌上还能看到他喝到一半的咖啡罐,但当他提到自己的愿景、自己的构想时,却显得神采奕奕。对于未来规划、对于其他类型的游戏、乃至对于海外市场等,原本这些我都是以常规性的问题而进行提问,没想到shin能够给出他自己比较明确的看法,可见对于业界他确实自己观察和思考了许多。

A.one给我留下的印象还是高效,在作为游戏业界创作者的同时,依然保持着超高的热情与长期的习惯,每一季观看如此多的新作,令我叹服。恐怕这就是一位活生生的「大触」了吧!

本次采访其实原本就预备有文字稿,问与答其实事先有一定的准备。本来预想着是与以往和邪社站长Jimmy带我一起进行的几次采访日本嘉宾那样,以一问一答的形式展开。不过实际到了采访现场,两位社长的随和与健谈,也让采访内容更为深入、讨论变得宽泛起来,甚至从一开始就脱离了提前准备好的草稿,成为了一种访谈、甚至是三人互相之间的座谈。我觉得通过这次采访,也能看出这家华人在日创立的独立游戏品牌,他们的现状、困境和对未来的展望,以及两位社长他们自身对于工作与生活的思考和期待。

那么让我们祝愿GloriaWorks公司无论是在合作制作,还是独立品牌制作游戏方面,都能取得进一步的成功,实现公司创业之初的理想。也祝愿shin社长能在工作、创作和个人生活上取得新的平衡,并祝愿A.one社长ACGN生活上一路高歌猛进吧!

本文永久链接:http://edu.irhp.cn/c/wanzhan/15459446.s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