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历史 网赚 汽车 搞笑 育儿 美文 站长 游戏
网站首页 >> 历史 >>当前页


有一部电影,最近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关注,它就是管虎导演的《八佰》


这部电影,讲述1937年,淞沪会战末期,国民革命军第88524团留守上海四行仓库,与租界一河之隔,孤军奋战4昼夜,造就了罕见的被围观的战争;为壮声势,四百人对外号称八百人。


虽然观众们暂时还不能去电影院欣赏这部电影,但可以提前了解下,它背后的历史。


八百壮士背后的淞沪会战,是拉开八年全面抗战序幕的第一次大会战。但很多人,包括书单君身边的亲友,只知道它是历史书上的一个名词,并不知道在这期间,有多少中国士兵付出了怎样的忠诚,做出了怎样的牺牲。


今天,书单君为大家推荐《血肉磨坊》这本热血而又沉重的书,并借此跟大家聊聊八百壮士及其背后的隐秘历史。




可恨之师


1937年,日本侵华战争全面爆发。


裕仁天皇问日本陆军大臣杉山元,若灭亡中国,多久可结束战事?杉山元回答,一个月。


813日,淞沪会战爆发,中国70万军人共赴国难,鏖战3个多月,以血肉之躯,拼死搏杀,粉碎了倭寇的狂言。


一个月过去,又一个月过去,日军连上海都没有拿下,遑论灭亡中国?恼羞成怒的日本军官,只好一而再再而三地征调援军。


截至1937年10月初,日本在淞沪战场集结了5个师团,15个步兵大队,以及1个重炮旅团,此外,还有火炮300多门,坦克200多辆,飞机200余架。


在硬碰硬的阵地战中,装备相对落后的中国军队,逐渐处于劣势。


<中国军队机枪阵地 >


1026日,大场陷落,中国军队面临被日军合围的危险,被迫放弃闸北、江湾一线,退守苏州河南岸。


就在中国军队后撤之际,国际联盟在布鲁塞尔召开《九国公约》签字国会议,讨论中国对日本侵略的控诉案。


蒋介石认为,这次会议,是解决中日问题的大好机会。


于是他决定,在上海闸北保留最后一个阵地,向全世界展示自己抵御外侮的决心,从而促使《九国公约》会议做出对中国有利的裁定。


这个任务,落在了88师头上。


88师是国民党精锐部队,曾打响淞沪会战第一枪,此后,又在闸北先攻后守,血战两个多月,屡挫日军,被对方称为“可恨之师”。


师长孙元良,为了挑选留下来跟日军周旋到底的敢死队,召开团以上军官会议。


在会上,孙元良说明了情况,环视众人,询问道,谁愿担此重任?这时,524团团长谢晋元站出来,主动请缨。


孙元良向谢晋元下达了最后的留守任务,以5241营为主力,组成一个加强营,以524团的番号,死守闸北四行仓库。


<在四行仓库附近进行演习的国民革命军士兵>


谢晋元领命后,豪情万丈,向孙元良表示,在未达成任务前,决不轻易作牺牲。任务达成之后,决作壮烈牺牲,以报国家!


谢晋元临危受命后,立即联络到1营营长杨瑞符,让他火速集结部队,赶往四行仓库。


杨瑞符回到营部时,已是27日午夜,1营的各连战士,已经根据26日下达的命令进行撤退,整个营地空空荡荡。


他不敢耽搁,急忙派两个传令兵分头去追。传令兵追了半晌,只追到第2连,以及第1连的第1排与第2排。


杨瑞符无奈之下,只好先带这些人,赶到四行仓库,向谢晋元报到。


谁料,27日上午9时,没联络到的13连、13排,以及整个机枪连,居然全部来到了四行仓库。


<四行仓库屋顶上抗击日军的陆军第524团将士 >


原来,这些人在撤退途中,遇到团部人员,得知1营的任务已经改为死守四行仓库,虽然他们心里明白,这是一个送死的任务,但仍不惧危险,毅然返回。


至此, 5241452位壮士,全部集结到位,进入四行仓库。



四行仓库


所谓四行仓库,即金城、中南、大陆、盐业四家银行,共同出资建造的货物堆栈。该仓库与公共租界隔着一条苏州河,是这一地区最高的建筑。


四行仓库由犹太设计师乌达克设计,七层大楼,占地0.3公顷,长120米,宽15米,高25米,总面积约2万平方米,钢筋水泥结构。


进入四行仓库,安排好武器和粮食后,谢晋元召集全体官兵,进行战前动员: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是中国人,要有中国人的志气。现在我们四面被日军包围,这仓库就是我们的根据地,也可能是我们的坟墓,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人,就要同敌人拼到底!


谢晋元率先立下遗嘱,余一枪一弹,誓与敌周旋到底,流最后一滴血,必向倭寇取相当代价!


在他的带动下,全员军官都立下了遗嘱,决心与日军血战到底。



1027日下午两点,日军发起全面进攻。杨瑞符下令,让在旱桥阵地坚守了一上午的士兵,退入四行仓库。


在撤退过程中,班长蒋敬中弹倒地,他一动不动,佯装死去,当日军逼近,蒋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日军的主攻方向,是3连所在的四行仓库左翼,在敌人的猛烈炮火下,3连战士奋起反击。


一颗流弹,打在石美豪连长的脸上,令他血流满面,石连长忍着巨大的伤痛,一声不吭,轻描淡写地用毛巾捂着脸,继续指挥作战。


没过多久,猖狂的日军突破3连阵地,来到仓库西南墙角。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杨瑞符命令刚退入仓库的士兵,火速冲到楼顶,向西南墙角猛投手榴弹和迫击炮弹。


电光火石之间,当场炸死日军7人,炸伤20多人,余下敌兵不敢恋战,仓皇后撤。


日军强攻不下,黔驴技穷,遂在仓库西北角纵火,一时间浓烟滚滚,催人泪下,守军赶忙启用仓库的消防水龙头,直到下午五点,才将大火扑灭。



入夜后,杨瑞符判断日军暂时不会再来,下令生火做饭,稍事休息,同时抢修工事,装备弹药,为明天的战斗做准备。


守卫四行仓库的第一天,1营阵亡2人,伤四人。


1营备战的同时,蒋介石为第一时间掌握留守部队的情况,指使军统局副局长戴笠设法与四行仓库守军联络。


戴笠从租借洋行买了一部西门子电话机,委派文强上校将电话送到四行仓库。


文强将电话送到四行仓库,对谢晋元说,这盒子里有“通天术”,雨农先生(戴笠字雨农)等着与您通话,校长(蒋介石)也等着了解情况。


在分手前,谢晋元从日记本上撕下一张纸,写下两行话,交给文强:永保长城万里在,留得丹心照汗青。



八百壮士


286时,谢晋元拨通上海商会电话。


得知中国军队依然在闸北坚持战斗,上海商会异常兴奋,立即通知广播电台,将消息扩散出去。


租界內的上海同胞沸腾起来,成千上万的市民欣喜若狂,赶到苏州河南岸各座大楼,隔河向四行仓库守军致意,他们不断地挥动着帽子或手帕,甚至将日军的集结地点写在大黑板上,通报给守军。



根据广播电台的指引,无数市民将守军急需的物资送往上海商会。一天不到,捐赠的物资,就已经装满了10辆大卡车。


第一批捐赠物资,于28日下午装车,从宁波同乡会大楼出发,因卡车目标太大,无法直接开到四行仓库,最后一段路,只能由随车市民用麻袋拖到仓库侧门。


3卡车的物资,整整拖运了4小时,物资包括食品、水果、香烟、面包、衣裤、日用品,以及刊登有四行仓库守军报道的新闻报纸。


四行仓库的东面、北面、西面,皆是日本旗,南面则是租界的英国旗。谢晋元打电话给88师,请求给四行仓库守军送一面青天白日旗,以鼓舞士气。


88师将这个任务交给了上海商会,上海商会又将任务委派给了上海童子军,而最终,这个任务具体落在了41号团员、时年22岁的杨惠敏头上。


<杨惠敏>


杨惠敏将青天白日旗裹在身上,再罩上童子军的制服,趁着夜色,来到彼岸。


四行仓库附近,被多重铁丝网包围,杨惠敏匍匐前行,从铁丝网缺口处爬到四行仓库楼下,守军从窗口坠下绳子,将她拉进仓库。


接旗后,谢晋元立即命令准备升旗。


由于正处于战时,谢晋元、杨瑞符都位于指挥岗位,没有参加升旗仪式。四行仓库的屋顶,没有像样的旗杆,只好临时找来两根竹竿,将它们扎在一起。


此刻,天麻麻亮,微露曙光,士兵吹响礼号,青天白日旗冉冉升起,周遭不时传来一两声冷枪,气氛肃穆悲壮。


升旗仪式结束后,谢晋元带着杨惠敏参观四行仓库。


杨惠敏问他,你们打算守到什么时候?


谢晋元说了两个字,死守。


< 谢晋元 >


听到这个回答,杨惠敏非常感动,她提出要带一份守军名单,回去宣传,让全国人民都知道这些英雄。


谢晋元心里明白,守军的真实人数,必须保密,于是让文书兵凑成一份800人的假名单,交到杨惠敏手中。


这时,天色已大亮,杨惠敏看到仓库里有许多伤员,便提出留下来照顾他们,却被谢晋元婉言谢绝。


谢晋元将她送到侧门,将其硬推出去,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们永远记得你,冲过去,跳下河。


杨惠敏刚出仓库,便听到枪声大作,日军再度进攻,她来不及犹豫,马上跳下苏州河,游回南岸。


后来,杨惠敏将这份名单,交给上海市商会,“八百壮士”由此扬名天下。



功成身退


死守四行仓库,绝非说说而已。


经过27日晚的彻夜抢修,这座留名青史的建筑,可谓固若金汤。


营长杨瑞符根据以往作战经验,命令士兵将四行仓库与大陆银行之间的墙壁凿穿,并在仓库一、二、三层楼的墙体,筑起大约3米厚的麻包。


麻包內装满大米、食盐、黄豆,是防御日军枪炮的绝佳武器。


287时,日军轰炸机飞到仓库上空,不停盘旋,却始终不敢投弹。因为在不远处,就是煤气公司的巨大煤气罐,更因为仓库与租界仅一河之隔,万一炸弹落到河对岸,就会引起国际争端。


此外,1营在楼顶设置了重机枪,不断向空中开火,使得轰炸机无法降低高度。于是,日军轰炸机盘旋了一阵,便灰溜溜飞走了。



下午3时,天空飘起小雨。日军于四行仓库西北方部署了4门平射炮,还在交通银行楼顶部署了重机枪,再度展开进攻。


日军虽倾注全力,但平射炮与重机枪,都无法穿透厚达3米的麻包工事,只好无功而返。


29日中午,日军集结重兵,并出动5辆坦克,封锁四行仓库以北的主要路口。下午两点,日军开始总攻,坦克车掩护步兵发起冲锋。


然而,日军投入的坦克,是九四式轻型坦克,炮口只有37毫米,根本无法轰垮麻包工事。其中两辆坦克气急败坏,直接冲向四行仓库,结果被守军投掷的手榴弹和迫击炮炮弹炸毁。


虽然日军坦克的掩护未能奏效,步兵依然亡命猛攻。20多名日军,冲到大楼墙边的死角,开始破坏麻包工事。



紧急时刻,24班副班长陈树生,全身绑满手榴弹,大吼一声,从六楼跳下,只听轰然一声巨响,英雄的陈班长跟几十名日军同归于尽。


1530分,日军两艘满载士兵的舰艇,鬼鬼祟祟地从苏州河向四行仓库贴近,结果被苏州河上的船民发现。


船民们不顾个人安危,驾驶小木船一拥而上,将日军舰艇围堵在新垃圾桥东侧,并向守军示警。


守军收到信号,向苏州河畔的一位华籍巡捕喊话,要他转告租界內的英军,一旦日军汽艇再向前开进,将开枪射击。


租界当局明白,如果守军向日舰开火,就可能有流弹飞入租界,于是急忙与日军交涉,使得后者悻悻而退。


天黑后,日军借着夜色,开动坦克冲击仓库。守军发现后,猛烈投掷手榴弹,将其击退。谢晋元随即下令,准备照明弹、手电筒,以防夜战。


307时,日军丧心病狂地集中各种重武器,向四行仓库射击,据杨瑞符回忆,当时的炮火,几乎达到每秒钟落弹一发。


<战后的四行仓库 >


猛烈的炮火,使得没有进行麻包工事的五楼墙面,被轰出好几个弹孔。杨瑞符见状,立即下令,将这些弹孔改建为机枪射击孔,居高临下,扫射日军。


就这样,守军在楼顶和五楼设置的机枪,控制了整个战场,使得日军一筹莫展。


入夜后,日军架起两具探照灯,增调若干重迫击炮,进行狂轰滥炸,依然毫无所获。


守卫四行仓库的战斗,极大鼓舞了上海市民,同时也让租界当局如鲠在喉。


一方面,距离四行仓库数十米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煤气罐,一旦被流弹击中,后果不堪设想;另一方面,租界与四行仓库一水之隔,容易擦枪走火,引发国际争端,乃至打破租界与日军之间微妙的和平关系。


于是,租界向第三战区司令部提出让四行守军撤离的要求,同时表示,允许守军退入租界,并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


而上海的抗日团体,以及社会名流,也都通过各种渠道,呼吁国民政府命令四行守军撤退,以保全这支英雄的部队。


<往公共租界撤退的四行孤军 >


在这种形势下,1031日上午,蒋介石电令88师师长孙元良,应各方请求,让5141营撤离四行仓库。


111日零时,400多位壮士,全部撤入租界。



永不屈服


在守卫四行仓库的四天四夜,1营共计阵亡19人,受伤47人,而击毙的日军人数,至少在200人以上。


这是一组非常漂亮的数据,让人不禁浮想联翩,若在抗日战争中,每场战役,都能打得如此漂亮,那该多好!以此制敌,何敌不催;以此图功,何功不克!


但是,纵观整场淞沪会战,我们又不得不冷静,乃至深思,八百壮士守卫四行仓库,毕竟只是一支位于绝境的孤军,在天时地利人和的偶然境况下,所创造的极为特殊的个案。


在淞沪会战诸多战斗中,中国军队的伤亡数字,是惨不忍睹的,也是让人难过和忧伤的。


<国军借用震旦大学大礼堂作为临时军医院救护伤兵 >


在被称作“血肉磨坊”的罗店争夺战中,武装到牙齿的日军依靠飞机大炮,在大白天疯狂进攻。而中国军队,则在夜里,用血肉之躯实施反击。


如此死拼,即便是中国第一流劲旅,最多也只能撑五六天。如胡宗南部第1师,910日进入罗店,因大意轻敌,上阵不到1天,就被打垮了。


淞沪会战中,蕴藻浜、走马塘的中间地带,方圆不过30平方公里,中国军队却投入了25个师激烈鏖战。一个师打垮了,撤下去,再补上第二个师;第二个师打得差不多了,再补上第三个师。一个师往往打不了几天,就所剩无几。


蒋介石的阵地战策略,用中国军队的大量消耗,换来日军的少量消耗,伤亡比例是严重不对等的。


20多天的蕴藻浜、走马塘中间地带之战中,中国军队平均每天伤亡近5000人。如西北军第32师进入阵地时,有8000人上下,上阵不过两天,营长以下军官牺牲殆尽,伤亡士兵达3500人左右。


淞沪前线70万部队,经过整个10月的激战,11月撤退到新阵地后,只剩下不足40万人。


武器装备等硬件的落后,是当时中国军队的致命弱点。



1935年初,国民政府所控制的军队中,一共只有457门火炮,把这个数字平摊到近200个师,则每个师连14门制的炮兵连都摊不到。


至于坦克、飞机和舰艇,中国军队所拥有的那点数量,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整个淞沪会战,就相当于是中国军人以血肉之躯,对抗日军来自海陆空的刀山和火海。


在武器装备远远落后于对手的情况下,中国军人众志成城,拼死搏杀,虽未让日军付出同等伤亡代价,却也给予其重创,不得不说,这是个用精神和血肉创造的奇迹。


淞沪战场日军的伤亡情况,让日本军部大跌眼镜。


8月份,华北战场日军伤亡人数大约是淞沪战场的3倍,9月份,淞沪战场日军伤亡人数急剧上升,达到12334名,到了10月,淞沪战场日军伤亡数累计25323名,远超华北战场的伤亡人数。


号称精锐的日本第9师团,到1018日,伤亡达6000余人,占原有人数的一半以上。


有资料显示,整个淞沪会战,中国军队伤亡数量在25万到30万之间,日军伤亡数量在10万左右。


在整个淞沪会战期间,日本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跟中国打硬仗,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政府,则处在摇摆不定的状态,寄希望于《九国公约》以及欧美诸国的调停,以致于几次决策失误,贻误了战机。



蒋的德国军事顾问法肯豪森曾提醒他,华盛顿《九国公约》实际已成废纸,外国力量不足恃。除非中国自己积极奋起,极尽中国一切力量保全国土,否则,他国不可能来救中国。


法肯豪森的观点,很快得到了印证。


1937年11月3日,《九国公约》签字国会议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举行。中、美、英、法等19个国家参加了会议,日本和德国拒绝出席。


在会上,中国代表顾维钧要求与会国对日本进行经济制裁,并向中国提供军事援助。然而,与会各国基于自己的利害考量,只是泛泛地对日本进行谴责,谁都不愿率先制裁日本。


会前,主导会议的英、美两国,甚至达成共识,凡有损对日关系的提议,他们一概不提,使得这次会议,变成一次彻底的空谈。


八百壮士死守四行仓库的壮举,确实震惊了世界,众多亲临其境的外国记者,发出了大量新闻报道,不吝赞美之辞。如英国《泰晤士报》刊文表示,八百壮士为中国战士争光荣,为民族生存而奋斗,是为人道而战,为文明而战,为和平而战。


在一片口惠而实不至的赞扬之声背后,却是冰冷残酷的现实。


“八百壮士”退入租界后,被英租界当局带到中国银行仓库,当场收缴了他们的武器,然后关入形同监狱的“孤军营”。另一方面,租界当局对那些携带武器逃入租界的日本军官,却不敢羁押,而是连人带武器一并奉还。


<被扣押在租界的孤军营士兵>


1941年4月24日,日军收买4名叛徒,将谢晋元杀害。


同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八百壮士被押送到各地做苦工。为瓦解这支让中国人引以为傲的抗日队伍,日军甚至歹毒地将其中几十名战士,押送到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充当苦力,其中许多战士被折磨至死。


靠谁都不如靠自己,男儿当自强,国家亦如是,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做后盾,在群雄环伺的世界之林,欲求个人之尊严,恐怕也很难做到。


吾辈自今日独立自主之中国,回望烽火硝烟的当年,怎能不心生感慨。


从淞沪战场上血肉磨坊般的惨不忍睹,到八百壮士死守四行仓库的豪情万丈,再到守军退到租界被缴械的悲情无奈,无非彰显出两个简单又深刻的道理:


第一,中国人永不屈服。


第二,表壮不如里壮,打铁还需自身硬!



主笔 | 哲空空 编辑 | 黑羊

图源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今日荐书 《血肉磨坊

  • 原价:37元

当当图书:优惠价18.5元(5折),戳此购买当当图书

京东图:优惠价24.1元(6.6折),戳此购买京东图书

你知道自己的天赋才能吗?


我们每个人,都带着天赋来到这个世界上。遗憾的是,很多人找不到,又或者是无处发挥,最终碌碌无为。


了解了你的天赋优势,有助于你选择专业、工作以及规划生涯。


书单邀请测评机构,基于经典能力测试盖洛普优势识别(80年的使用历史,国外最热门的能力测试)开发了一个专业能力测评,帮你找到你的天赋优势。


166道精选题丨6页专业报

点击下图,立刻测试

推荐阅读:我有2个妈妈,5个爸爸,我是“小日本儿”,我很感谢中国


上一篇文章:豆瓣8.8,这本书如果拍成纪录片,片尾曲应该是人类全体的默哀



中国人永不屈服

本文永久链接:http://edu.irhp.cn/c/wanzhan/15533357.s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